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华约()的特别小的片段。

我理解了菜菜说的……呃,工作的时候真的控制不住()






“大佬们,下次能不能不要这样了,”中科的声音从通讯器里幽幽地传过来,“——要撤至少也记得通知我一声?我连老婆都扔了。”

“意外,”清华简洁地回答,依旧紧盯着笔记本屏幕上一行行飞速出现的字符串,“……下次给你换把AS-50。算我的。”

“……那真是不胜荣幸啊?”

“……所以你还是别叫老婆了好伐,”上交以一种和车速完全不配套的悠闲姿态单手搭着方向盘,“一边哭穷一边这么兴高采烈地就给抛弃了,显得我们都很不靠谱似的。”

南大毫不掩饰地呵了一声。


“这么大一单我们能拿到多少钱?”一个漂移式的急转弯,后排浙大撞到了车门上,清华一边往旁边歪一边连忙捞住要滑飞出去的电脑,“为什么不能直接炸了,文明地搞小动作好辛苦的呀是不是……”

“……喂!你要是实在忍不住要秀车技也提前打声招呼吧?!”

“问人大,他谈回来的生意。”坐正了的清华扶了扶眼镜,从后视镜里瞥了上交一眼,“……好好开车,出事故自己掏钱善后。”

“问人大?你不知道?”

“……忘了。”

“……”


“我只有一个要求,”上交诚恳地说,“下次能不能不要让我开车了?每次都这样——”

“你作为交通大学——”浙大哼着。

“——这个梗什么时候能玩够?!”上交叫了起来。

“……咳,”通讯器中西交的频道也亮了起来,“看着点时间,还有三分二十秒。再多耽搁一会儿,你们谁都走不了。”

“刚才在会场太大意了,”南大从副驾位置转头看过来,“下次你别那么……招蜂引蝶的,该走的时候都走不脱。”

“我和平时有区别吗?”浙大挑眉。清华微微扬了一下唇角。

“我要加速了,”上交终于把两只手都放在了方向盘上,“三分钟,足够了。”


翘着腿坐在办公室电话前,人大瞟了一眼腕表,端起红酒杯晃了晃。

……突然切断半个城区的电,估计损失千万都打不住了,还真是抱歉了呢,他想。然后起身走到柜子前,又取出了几只玻璃酒杯来。


评论(23)
热度(8)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