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CP:清协(清华/协和)

为什么会被屏蔽?!我好困惑……LOF能不能告诉我哪里出问题了……


我大概还是心软……只会发糖()

没什么逻辑。我就是突然爱上了协和……啊,她好苏Q/////////Q在知道她曾经对北大有心思之后更苏了Q//////////Q(?!)

好像是清协tag的第一篇……港真清华想吞下协和绝对是想太多。

大写的OOC,一个意料之外的BG(我多少年没接触过BG……),没逻辑,没结构,段子,别认真……





夜色下从实验室回到住处,清华从门口的报箱里摸出一封厚厚的快递文件,在昏暗路灯光下看清了信封上北京协和医学院几个字的时候动作顿了顿。

他推门进家,在房间里换了衣服,到厨房里开火煮上了一小锅银耳莲子羹,然后很快冲了个澡,才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到了书桌前。信封里的一摞纸被仔细妥帖地保护得很好,每一张崭新的毕业证右下角处协和的名字都被签得很认真,大概就像她听着自己的学生做汇报时候温和而专注的样子——清华没有见过,但是听年轻人一脸敬仰又花痴地描述过。在他的记忆里这个只比他小一点点的姑娘一直是坚韧、耐心而冷静的,头脑敏捷,话不太多,被人赞誉的端正五官却很少为他展现出柔和的神采。

一张张地写过去,清华在协和写下的每一个名字旁边也仔细地签下自己的名字。比起来协和带点风骨的笔迹,他自己的字体反而有着某种庄重而柔和的味道。清华第一次注意到对方的笔体是在两个人签订协议的时候,带着骨骼棱角的那种好看昭示着女生应当是练过字的——即使平时工作时候她的字潦草得让人难以辨识判若两人。他总是能想起之前北大和他说起北医对协和的吐槽,两种字体的无缝切换堪比两个人格在同一具身体里和睦共处,适合完美无辜地作奸犯科,也仿佛幸运得仅仅一个人就足以构成一个世界。

“你到底在想什么?”他记得那时候北大笑着问他,“协和不是个软萌的妹子——她可一点都不崇拜你。”

——是的。北大说的没错。于他人来说应当是甜蜜的事情在清华和协和这里却生生演绎成了一纸看起来冷冰冰的合同,异于常人的模式使得整个协商过程非常理智而迅速。女孩子少见地没有穿着白大褂,却依旧习惯性地对清华昂着头,不高的声音里是坚定与骄傲。

“即使签订了婚约,我也依然要保持独立性。除了医学院,你所有其他的东西和成绩都与我没有关系。同样地,协和名下的事情你也不需要负责。”

“可以。我接受并尊重你的其他所有身份。”

“所有的相关文件都需要有我的亲自确认和签字。”

“当然。也包括学生毕业和学位证书。”

——清华也记得,协和平静地向他借了钢笔签字,却在看着那一支紫色的时候没有抑制微微上扬了一下的唇角,递给清华的眼神里就多了点罕见的、仿佛幻觉一般的温柔。

有什么不好吗?大概也没什么不好。


“你图什么?进入211、985工程建设项目?”同仁其实也这么问过,只不过是向着另一个当事人,“……唉,以你的理想和能力,其实也没有必要非挂这一层关系……”

他同协和住的近,工作上的交流合作不少,闲暇时候也会一同吃个饭聊一聊。对方与清华的关系敲定得悄无生息令他咋舌,如果不是北医提供了确凿的消息,在协和这边他几乎完全看不到痕迹。这家伙依旧每天低调淡定地忙碌在实验室手术室会议室等等各种场合里,连吃饭都是一边心不在焉地往嘴里扒拉一边开着最新的论文在研究——在同仁看来,丝毫没有“已经嫁了富豪”的自觉。

当然,在北医看来,在很多方面那两个人其实离奇地般配着,比如都有点一根筋,都比较怕麻烦,以及都很会做饭。

“……有什么不好吗?”协和抬眼看同仁,神情里倒是有点笑意,“某种程度上的互惠互利,他毕竟是全国数一数二的高校,就算不是最初的理想目标,我也算不上太吃亏。”

“……就你在医学领域的地位,和清华联姻明显是他占便宜吧。”

“就是一个名谓而已,我倒是不太在乎。”

“所有你到底是图什么——”

图什么?图招生时候对方的名气?协和自己的名声已经足够了。图他的校园大、培养学生的资源充足?协和的院子倒是真的小,前两年的学生也确实是在清华那边呆着的,但是这不足以成为做出这样一个决定的理由。图上面对985更大的扶持?这是个太过于现实和无奈的优势,即使清华本人并没有提供给她多大的帮助,从这段关系中获得的期望已久的身份也已经让协和得到了她想要的东西。早些年她对北大怀有或多或少的向往,然而北医的存在让她打消了念头。不知为何,当初答应清华的时候她自己究竟在想什么,这会儿已经模糊不清。协和眯起眼睛回忆了片刻,却只能记起来和清华一起向上面提交了申请之后那边下达的意见里那些建设一流大学或者紧密合作之类的空旷言论。她不是不清楚清华为什么会找上她——没有人比她更优秀、更适合在他的身边帮助他的医学一跃成为尖端的优秀院系——不过这似乎也并没有让她那么介意。协和有自己的信念,相应地也有着可以断然舍弃的东西,然而她始终记得在自己表达了近乎固执的坚持之后对方几乎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的样子,他注视着她的神情平静得几乎能让人在心里生出如水般的柔软来。

“可以,”他说,“我也不会再另设医学院了。”


就如约定那样,他们在医学院之外没有什么联系。然而出乎意料又意料之中地,清华“不会再另设医学院”的承诺却并没有兑现,属于共同的财产在后来的新协议里又减了不少。

“离婚!”北医愤愤不平,“我让北大替你去揍他!”

协和一天前刚刚成功进行了一台难度很高的大手术,下来之后却倒头睡了不到6个小时就醒了。这会儿她眼底带着一团疲倦的乌青,和关注着这个手术、专程跑来的北医正相对坐在房间里喝红枣枸杞茶。“……招生时候那么多麻烦事都丢给他了,也算是帮了我不少忙啊。”

“那算什么,你协和在医学界是什么地位,他太占便宜了,典型的空手套白狼!”

“还好啦,”协和轻轻地揉了揉眉心,“换个角度来说,他也白白地在给我的学生做前两年的基础教育嘛,估计也很心塞吧,毕竟只是借给他了个虚名,实际上我也没为他做什么——你看,除了孩子们的毕业证或者简历上,我这里基本没有他的名字。”

似乎和之前的生活没有区别。清华依旧每天住在城北他的园子里,协和则长期在二环内她的居所。两个人见面的次数寥寥可数,一起参加的活动也远比不上互相和其他人一起出席的次数多,甚至有时候清华的学生们是和北大的学生们一起过来听她的课的。关系太淡漠,他们仿佛割裂在彼此的生活之外。协和有一次不小心崴了脚,伤筋动骨一百天里诸事不便也没见清华过来看几次,而后者罕见地高烧肺炎也是求助于近邻北医,协和得知消息的时候对方已经出院了若干日。

“……不至于吧,你家那位可是国内顶尖的水平,连续第几年蝉联榜首了?你生个病居然还要跑到我家来,”那时候北大坐在清华的病床边上摇头,“我原本以为你终于学会讨姑娘欢心了,没想到还是各自为政图了个省事儿——所以有什么意义?难道确实只是想提升一下你的医学院?”

清华闭着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是吧。”

“……你倒是真功利。”

“……”

说完全没有功利的考虑是不可能的,清华那时候模糊地想着,他确实无法放弃对自己医学院的期待,无论因为什么。然而严肃地和北大辩驳出一个别的意义对他来说太难了,何况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明显的利益交换,简直能顺理成章地淹没掉所有因果。协和一开始就把界限划得很清晰,她的生活中没有给清华留出额外的空间,后者也从未多想这个决定背后存在的其他含义,随着一纸合约而来的责任义务甚至都很稀薄——有些事情即使协和不提,清华原本也是会那么做的。

——更何况他并非不知道之前协和对北大的心思——

……所以大概就仅此而已吧。清华在心里轻轻叹了叹。


收拾了所有的纸张,清华把一摞毕业证书原样放回到快递的大信封里。房间里已经飘起了淡淡的清甜味道,他撑着头发了一会儿呆,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电话。

令他惊讶的是,协和几乎一秒就接了起来。

“……清华?”

她的声音有点闷,却也带着点莫名的惊惶,让人无从判断是因为身体不适还是初醒。无论哪个,清华都瞬间产生了一点歉意。

“……是我。”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有,”清华顿了顿,“只是……给你打个电话。”他现在知道自己打扰了对方的休息,协和八成之前又熬了夜,这会儿大概是一脸将醒未醒的恍惚——他几年前见过不少次,都是在协和和北大的合作中——“……抱歉。”

那边协和沉默了一会儿。清华拿着电话进入厨房,垂着目光轻轻地搅动着小锅里的汤羹,在咕噜咕噜的黏腻沸腾声中隐约听到对方似乎是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事,趴了三个小时,也该起来了。”

——她很难描述从乱七八糟的梦里被对方的电话惊醒的时候她的心情。协和很少在工作之外突然接到清华的电话,但是自从后者上次倒进了医院之后,她就把清华的来电铃声换成了特殊的——虽然她也很清楚即使再有那么一次清华也未必会给选择联系她。远亲不如近邻也好,不愿给她添多余的麻烦也好,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从来都不仅仅是几站地铁或者擅长专业之间的沟壑。清华比她更清楚这一点,就算在他向协和发出邀请的时候还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这么多年过去,他也早已经清醒地意识到有些事情是他也做不到的。

……到底是谁更骄傲一点呢,协和想。他们或许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在一起——即使他们确实也从未在一起过。

“还没有吃饭吧。”

“嗯,我等下点外卖。”

“……晚上还有工作?”

“有个报告要今天整理出来,”协和换了耳机,腾出双手随意地把头发扎了起来,咬着皮筋说话含含糊糊,“不太多,没事。”

她的尾音带着点不知道对方此番目的的不确定,然而清华误解了她的意思。他想和对方说不要熬夜,但是这种轻飘飘的建议太像是事不关己,根本没有可以自我安慰这是关怀的立足点。他默默地关了掉了灶火,似乎是有点踌躇地想要说什么,却仿佛没有找到合适的语言一般困惑地皱了一下眉头。

“……怎么了?”协和又问。

……怎么了呢?

“……我做了银耳莲子羹,”清华轻声说,“放了红枣和枸杞,没有加太多冰糖……我送过去吧。”

有那么一瞬间协和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她正在翻找外卖单子的动作停了下来,握住手机,缓慢地、微微地抬起了头。

“……太远了,”协和也放轻了声音,“你不必要这么做……”

“……我顺便把签好字的毕业证带过去,”清华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真的没有很甜。”

跳跃的思维里协和的脑海中蓦地炸裂了很多东西。他们各自怀揣着的彼此心知肚明的目的,北大的笑容和北医对清华的木讷的吐槽,同仁痛心疾首的神情,在城北呆了两年多然后过来自己这里继续专心求学的一群群孩子们,毕业证上留给对方的那片空白,刚刚结束的手术,她不太喜欢的甜点,清华的名字——

——即使短暂得像是错觉,或许他们也需要学着更加宽容这样的时刻。

“……好,”协和扬起了一个对方看不到的细微笑意,又无奈又疲倦,“谢谢你。”










一些没有标号的注释:

1. 协和医院医院建成于1921年,由洛克菲勒基金会创办。建院之初,就志在“建成亚洲最好的医学中心”。(北京协和医院 - 医院概览,http://www.pumch.cn/Category_11/Index.aspx

2. 2002版协议:

……于2002年9月签署协议,支持清华大学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实行紧密合作。

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更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英文名称为“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Tsinghua University”,接受教育部、卫生部双重领导,其原有的隶属领导关系、资产关系和经费管理体制保持不变。“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仍为独立法人,对人事、财务和资产行使独立法人权利及承担独立法人责任。

……将原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和原清华大学医学院逐步整合成为一个一流的医学院,清华大学不再另办医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的学科建设由清华大学纳入“211工程”和“985工程”等国家重点建设工程的整体规划及其他相关计划之中,在政策和投入等方面给予重点支持。

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和清华大学共同制订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和研究生招生培养计划,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和研究生具有“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和“清华大学”两校学籍。学籍管理和日常管理根据教学需要分阶段在不同校区执行,将责任落实到校区。临床医学专业及非临床医学专业的学生研究生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盖“清华大学”和“北京协和医学院”两个公章

(百度百科词条“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http://baike.baidu.com/view/2969172.htm

3. 2007版协议:

2006年9月……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更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英文名称为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Tsinghua Uninversity。此协议在2007年5月的新协议诞生后终止。“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以及英文名称为Peking Union Medical College, Tsinghua University”的名字为协议文件中的历史产物,从未有正式注册和使用过。

按照教育部卫生部2007年协议,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正式更名为“北京协和医学院”;鉴于与清华大学紧密合作办学的需要,同时使用“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的名称。中国协和医科大学与清华大学合作办学,但两校并未合并。“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中的“北京协和医学院”部分来自中国协和医科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中的“清华大学医学部”部分来自清华大学医学院。

北京协和医学院不是清华大学医学部,清华大学医学院最终将成为清华大学医学部,届时北京协和医学院与清华大学医学部作为两个实体进行合作,共同建设“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部”。

北京协和医学院不属于清华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只有临床专业与清华大学合作,护理专业、附属医院、临床教学基地和其它均属于北京协和医学院。清华大学医学院的药学专业、附属医院、临床教学基地和其它均属于清华大学。

(百度百科词条“清华大学医学部”,http://baike.baidu.com/view/467985.htm

4. 同仁医院和协和医院离得不远,都在东单附近。从协和东边出来向南可以看到同仁医院楼上的标牌。

5. 协和医院的住院部配餐很不错。好吃不贵,和清华画风一致(?!),但是协和自己应该不太喜欢被这样说。

6. 这篇设定里北大和北医不是联姻关系。是兄妹。

7. 关于协和和北大、清华,八卦自这篇文章:《清华、协和6年“牵手未姻”之谜》,http://www.legaldaily.com.cn/zmbm/content/2012-07/03/content_3681587.htm?node=20351

评论(12)
热度(20)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