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继续不打CP tag的段子系列。

浙南+交旦。南大和旦旦都没出现。(?!)

ooc到姥姥家。前段时间的七夕场景。





一眼看到桌子上专属紫金港的大鸡腿,听了一天答辩刚刚回到自己房间的上交脚步顿了一下,目光一转,果然在书柜前看到挚友熟悉的身影。

后者正饶有兴味地盯着书柜上某一排,上交快速地回忆了一下,那似乎是汉语言文学和传播学相关的东西——嗯,不是他擅长的领域,但是复旦的几本论文集和一些资料在里面。

……这是有什么事儿吧,上交翻了个白眼。但是有鸡腿总是不错的,虽然——

“这不会是昨天晚上的吧?”他说着,手上却已经拿了起来。

“不想吃就给我留着,”浙大头都没转,抬手抽出薄薄一册来,“我还没吃饭呢。”

“那等下我们去下馆子,”上交一边开吃一边含含糊糊地说,“……我一直觉得吧,同济做什么都比你做的好吃,只有这一个,他也得甘拜下风。”

“……哼,你这儿荒郊野岭的能有什么好馆子,”浙大撇了撇嘴,“……算了,就在你这儿吃吧,吃好的也不差你这么一顿饭。”

交大一边啃着鸡腿一边斜了他一眼。


交大不可能吃得多么文雅精细,但是已经尽可能地慢条斯理了。结果等他啃光了骨头擦擦嘴擦擦手收拾了残骸扔到垃圾桶又给人倒了杯水过来,浙大的注意力仿佛还是在那本册子上,一句话都没说。

“……你来干嘛?”交大问。

——那是很早以前复旦落在他这儿的活动宣传册,设计精巧,触感柔和,像极了那人在面对自己学生时候露出的神情。交大很少在复旦看着自己的时候见到过那样的表情,一如他也很少在浙大往常熠熠的神采里看到此刻一般的漠然。

浙大接过水杯,扬了扬手里的册子:“……这活动你去了吗?”

“……好几百年前的事儿了,我哪儿记得。”

“……”

“……没去。要票的。”

浙大笑了一下,终于把本子放回了书柜上,过来把身体沉进了沙发里。空气中漂浮着粘稠质感的沉默,在属于夏季的闷热里让人透不过气来。

“……有时候我还真的有点羡慕清华。”

“……蛤?”

浙大似乎是在出神,话说得莫名其妙又ooc。上交措手不及,愣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很确定对方想要说什么。

他们之间的交流一向是简单直接的,野心也好执着也罢,一清二楚却又互不干涉——某种意义上再没什么比这更好的关系。

“……你能不能不要总是用这个字?”浙大翻他一眼。

“……你怎么知道我用的是哪个字。”

“你还能用哪个字。”

“……你千里迢迢跑来就是为了和我抬这个杠吗?”

“——那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星星?”

浙大突然转过脸来,神情认真得如同告白。


上交被噎住了一瞬,心呼一声卧槽,立刻明白怎么回事了。

——今年他一如既往向人示好,对方也一如既往不搭理他,这事全国都看在眼里,浙大自然也不例外。然而和往年有些许不同的是,此次佳节里形容惨淡的人意外地不再仅仅是上交一个。

……校庆时候不是还好好的吗?他知道浙大心里埋着这个困惑。即使一向在意姿态的人什么都不说,那也不像是个活该跑来同他没话找话的人——虽然有大鸡腿真的是不错的。

浙大的神色似乎没什么不对,不甚在意得又平静又宽广——但是就这个似极了南大的平静宽广能让上交知道,这里真的有什么不太对。

……就算是不回应——像复旦那样,上交想——也比当着人的面握住另外一个人的手要好。更何况那人原本就是浙大免不了要介意的存在。上交有点后悔当初自己牵线搭桥把这两个搞到一起了,南大本人的性子和他们相去万里,与复旦也全然不同,他有他属于大家庭的担负,或许也就失去了某种自由与率性。

有些事情上交想不明白,也无法期求浙大能看得通透,然而有一个道理他们都清楚。纵使浙大之前从未向另一个人伸出手,也不意味着对方就理应该如他所愿地回应。

“……下次吧,今天我要等人的。”上交梗了半天,终于这样说出来。

浙大再次轻笑了一下。

“嗯,”他轻轻点了点头,依旧是那副不甚在意的样子,“……我猜也是。”

——你若是什么都想要,我还应该把你的话当真吗?


他们一起出去吃了顿饭。

虽然玩笑地嫌弃,上交周围也还是有吃的的。浙大食欲不高,却也拒绝了浇愁,只是一口一口地抿着桌上的免费茶水。他肩线沉了下来,背部放松成一个温柔的弧度,唇角依旧微微上扬,低垂的视线一次都没有扫向旁边安静的手机。

月色皎洁。浙大抬头看向窗外,忽地笑了起来:“……这一天你到底还是和我一起过了啊。”

——七夕终究不是圆月。哪来的幸福完满。

“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上交举了举茶杯。

“……我今天不想和你谈工作。”

“今天不谈之后我还得专门跑去找你一趟。”

“来啊,你来我请你吃饭。”

“没兴趣,同济比你做得好吃多了。”

“……同济真是好脾气啊。”

“情谊深厚,哪是你这种靠不住的人能比的,带个鸡腿都是隔夜的,”交大在对方扬起光彩的眼神里露出微笑,“哎,不过说正经的,下个月来参加个研讨会?有个新的热解技术。”

“……嗯。”





*说到为什么羡慕清华,这个不仅高富帅还红鸾照命(语from陟良→ →)的家伙真的很让人眼红啊……

*复旦的活动没有什么深意,我随便扯的(

评论(14)
热度(16)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