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不知道是什么。不打tag了。




送走隔壁的最后一批人,燕京去校务长的房间里坐了很久。

不久前他们还在这里讨论要不要离开的问题。所有人都知道在发生什么,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替她做这个决定。燕京挺直腰杆坐在司徒雷登对面,不知响在何处的轰然炮火像是友人恳切邀请的不二注解。她和他们还是不一样的,她那时候想,至于哪里不一样,他们比任何时候都清楚。

校务长问她,你想走吗?

想走是可以一起走的。这个问题清华也问过她,甚至就在第一批师生踏上南迁征程的前两天,他还特意跑来又问了一次,眼神里是罕见却没抱太大希望的忧心。原本燕京觉得自己已经有了决定,看着清华的眼睛的时候倒生了些恍惚,仿佛园子里升起的还是民国的国旗和燕大的校旗。

——然而其实她和他都清楚,清华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燕园高高的旗杆上,美国的国旗第一次飘起。


和北大刚刚吵过一架,清华一肚子气地坐在破旧的桌子前。

简陋的环境并没有留给人闪避的机会,又或者说,他们两个根本也没有闪避的意思。外面清晰传来北大和一群同学高谈阔论的声音,争主独立群情激越,习惯了优越条件、一直有庚款做后盾的学校哪儿受过这种莫名的委屈。清华拉过一张空白的纸来,做了个深呼吸,在上面重重地落了第一笔。

……问题和不妥都是存在的,清华一边写信一边想。这次他和北大吵这么凶,校长们即使不说话,也不可能不意识到点什么。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燕京没有一起来、没有看到他和他们的北大先生撕成这样,或许也是幸事,但是这种念头很快就被他自己打消了——在日本人的监视下,即使有着看起来足够强硬的血统和背景,一所在异乡战地的学校能有多安全?

……所以他们在这里吵什么架呢。清华默默地叹了口气,盯着开头的称呼看了一会儿,把信纸撕掉了,又重开一张纸,拟起了服务社的计划。




*“在昆明生活艰难,清华工学院利用暂时不用的仪器设备,建立服务社,面向美国军队承包工程、建设房屋、开办工厂,赚钱补贴清华教师,当时三所学校在财务上各有各的‘房头’,这笔钱本来算是清华的‘私房’收入,但梅贻琦顾念北大南开教师没有开办服务社的条件,生活更加贫困,在年终送给大家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馈赠。”……第一感觉是梅校长好苏,第二感觉是我清真的头脑精明很会赚钱()

*虽然五五开看历史,成就不可抹灭,然而某种程度上我确有些怨恨蒋南翔校长……

评论(6)
热度(2)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