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不想工作。

今天切了手,哼哼唧唧地摸鱼。(?!没有什么关系的吧)

我还是有病。还是北清燕大三角不知道谁喜欢谁系列。(误






“给我讲讲当年你和燕京的故事吧。”

清华愕然抬头。那人面前的笔记本正开着2018年北大120周年校庆的官方网页,简史年表一片白色的六边形里有一块儿是红色的。等北大移开了鼠标,清华才看到那上面的数字。

1919。

“……有什么好讲,”清华收回目光,“你又不是不在。”

“我离得远,”北大说,“……不是所有人都能有邻居的。”

……从这一点来说,清华确实是幸运的,比如失掉了一个邻居,还能搬来另一个——如果忽视掉他们三个之间从来纠缠不清的关系的话。

但是那又有什么所谓呢。

“你来的次数又不少。”

“那也比不得大事小事都可以一起造反的交情啊,”北大一转椅子,“来讲讲嘛。”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情商更低一点。

“……提当年做什么,”清华瞥他一眼,“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城里来的先生,还不是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唉,有时候我真怀念当年认真对我行礼叫我先生的你啊——”

“……有过吗?”

“果然穷山恶水呆久了都不知礼节了……也罢也罢,毕竟只是体校。”

“……”


……但是其实想说什么,他们彼此都心知肚明。

清华最后核查完一套计算书和工程图,关掉所有的文件,然后也打开北大的校庆主页凝视了一会儿。

“……今年她一百岁了,”他轻声说,“虽然那时候……直到三年后她才收拾得像个样子。你记得吧。”

北大翻书的声音停顿了一下。

“当然,”他回答,“……她那时候比你好看。”

“……这怎么比,”性别都不一样,清华顿了顿,“……她好看。”

北大轻轻笑了一下。

记忆里那两个年轻人的样子仿佛是模糊的,只剩下光影和嘈杂的声音,有时候是欢笑,有时候又是纷乱的脚步和呐喊。而北大又无比清晰地记得她的眼神,清澈的,坚定的,笑起来的,无奈而温柔的。

他扣上了笔记本,起身把茶具推到了一旁,然后敲了敲清华面前的桌子:“我这里是没有什么高端货了,你那里有酒吗?今天和我喝一杯吧。”

“……燕京啤酒和二锅头,你选一个?”

“……啧,你简直……”

“……去临湖轩那边走走吧,”清华抬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眼神仿佛有着似曾相识的温柔,“我倒是还真有些杏花白,等下……就倒湖里好了。”






*燕大前身1916年成立,1919年正式更名燕京大学并且由司徒雷登任第一任校长,开始建设新校区,1926年正式迁址燕园。唉。今年应该是燕大百年校庆。

评论(55)
热度(21)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