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我有病。别打我。这个梗我想用很久了终于逮到机会()

前面的剧情在这篇的回复里……不是文,是回复()

……感谢陟良姑娘。(顺便说每次打你的名字我都要先打陟罚臧否然后三个退格再打良……)





早晨六点。

清华小心翼翼地从床上起来。旁边背对着他的人在被子里缩成一团,窗外聒噪的鸟鸣似乎都没有吵醒他。清华在床上坐了五分钟,缓了缓才轻轻吐了口气,轻手轻脚地换了衣服去洗漱。

等他回来,北大从被子里钻出脑袋来:“……几点了?”

“……六点。”

“……”

“……你继续睡吧。”

“你要干什么?”

“……回实验室。”

北大原本不是很清醒,反应过来之后用一种匪夷所思难以置信的神情看了他几秒钟。

“……你昨天晚上十一点半才从实验室回到我这里的!”

这话是事实,清华不得不承认。昨天在燕园吃完饭他又匆匆跑了回去,等北大都以为他都不打算再过来了,清华才又挂着一身早春夜晚湿润的味道进了门。没办法,谁让有时候事情赶得巧,谁让有些人就是喜欢临时起意。

“……试样还在水浴里呢,”清华一边系外衣扣子一边试图解释,“二十四小时超声分散,仪器最长只能定时八小时,从昨天十一点……”

……这真是要气得人笑出来。“……下次你还是别来了,住实验室吧。”

“……昨天下午我就把仪器打开了的,”清华觉得委屈,“……是你后说的。”

“走吧走吧,”北大把脑袋又埋回枕头被子中间,“今天不想再见到你。”

他听着那人在原地站了一会儿。

“……你今天想来吃香锅吗?”清华问。

“不去,”北大回答,“我要做论文。”

“……我等下开了仪器再过来吧。”

“来干什么?”

“和你吃早饭。”

“……不用了,我要直接吃午饭,”北大哼了一声,“……你居然还能起得来,看来是我的责任。”

“……那就一起吃午饭吧。”清华决定选择性跳过那句话。

“走吧走吧,”北大探出一只手来挥了挥,语气缓了些,“……今天真的没时间,香锅就留到周末吧。”


评论(21)
热度(32)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