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唉。没别的意思。只是对这两天那个事儿有点感慨。

就这样吧。一个没什么考据的YY段子而已。







草长莺飞,春回大地。园子里又是一年中颜色最多的时节。

北大起得很早,和床协的几个学生一起吃了个早饭,餐桌上划开手机看了一眼从昨天起隔壁已经翻了天的官博,那一如既往的沉默让他忍不住暗自笑了笑。这会儿他坐在理科5号楼一间空无一人的教室的前排,桌上摊开着一篇高自旋态研究的论文。结果还没看多久,远远地就听见外面再次吵吵嚷嚷成一片。

……又来了。他些微地扯了扯一侧的唇角。他东门外面。他西门外面。也不知道是哪里。哪里都不重要。抄袭的事情没拿出来解决方案,这几天也确实不该安宁。

……不知道他今天得空是不是会来找自己一趟,北大想。毕竟两个人都牵扯进去了,虽然夏日已至,两个人一年一度大庭广众众所周知的战争已经近在眼前,此刻却也不是隔岸观火的时候。


这种生活时间长了,北大倒有点怀念从前的日子。

他名下的东西和人多了起来,很多事情到底和他无关还是有关、有多少关系早已经说不清楚。担着浮名,有太多时候身不由己。可惜无论是自己努力来的还是被推上来的,浮名终究也只是浮名,站得高了,出差错一向比出成绩的时候砸出来的动静大。在这一点上,他有自知,也有自信。

……好在隔壁那家伙也是一样境地。更关键的是,他知道对方也有自知,也对对方有足够的信心。北大望着窗外难得的好天气,模糊地闪过这个念头。

所以说,上面的人每次都要把两个人并论,某种程度上也是好事,至少——


“——咔哒。”教室的门开了。北大抬眼,刚刚走神时候想到的那人就站在门口,手里拿着薄薄一摞纸。

“……早上好。”清华说。

……这话的语气听起来像“你果然在这里”。北大翻了个白眼:“……来干什么?”

“既然在这个教室,”清华回答,走了过来,“你不是在等我么。”

“该做的已经让他们去做了,”北大说,“……再在你下面刷,我也没什么办法。”

“随他们去吧。”

北大敲敲桌子:“奖项和自招是两回事。”

“我知道。”

“知道你还来?”

“嗯,”清华微笑了一下,把带来的打印纸放在北大面前的桌子上,“……这是前两天加拿大粒子物理实验室狄纳教授的研讨会报告的文字稿,关于质子半径的。”

北大抬头来看了他一会儿。

“……所以你今天来就是为了和我讨论这个?”

“你不是也在看核结构?”

“你遇到困难了?”

“没有,”清华回答,“……只是想和你讨论一下问题。”

嘈杂又无止境的、善恶难辨的批评议论声仿佛被远远地关在教室的外面。他们两个互相注视了一会儿。

“……和我讨论这个可能太难为你了,”北大突然轻笑了一声,起身走到了黑板前,“要不还是把你们的教授请来和我谈吧,你听听就好?”

“……别废话了。”清华轻声说。


评论(10)
热度(16)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