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念荒生。
本来想为三次元相关建的博,现在主要是高校和校拟相关……但凡有题目的都是段子(对的指的就是那些“。”)。其他都是杂谈。
……主页这疯狂的配色只为表明我北清的心。

一个北清伪·生子(?!)的段子。特别OOC!一定注意避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咳。其实是为了呼应阿末老师的那篇伪·生子文(戳我),拿来证明一下同样的题材我们会写出来怎样截然不同画风的东西(痛苦地捂脸顶锅盖逃走)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






“……”

他突然屏住了呼吸,有那么几秒,清华似乎僵在了原地。

实验室静悄悄的,只有庞大仪器发出平稳运作的嗡嗡声,灯光映衬得墙壁愈发雪白。然而有些别的什么声音已经凿进了他的大脑里,生生把他砸得晕眩。

……并不是没有准备,清华对自己说。那些可以观测到的现象都观测到了,一切发育良好,他有信心迎接现阶段他期待的一切结果。然而——

“北大,”他觉得嗓子发紧,“我好像……听到胎心音了。”

耳机里通讯频道的另一端北大敲键盘翻书页的声音戛然停止。静寂片刻之后,传来一阵乱七八糟手忙脚乱的响动:“我现在过来。”

——然而有些东西,做好准备的期待和真正发生,或许真的不是一回事。

他们在这个项目上已经试验了无数次,之前的胚胎在人造子宫中最久也在第八周就停止了继续发育——这次已经破纪录了,清华想,至少——


“——胎心音?你确定?”

北大冲了进来。

他已经套上了实验服,一只手还在扣扣子,眼睛眨得很快,声音闷在口罩里面,动作却很迅捷。大约是跑过来的,北大的眼镜有点歪斜(清华按捺住了自己想替对方把它推正的冲动),然而他自己并未理会,只是匆匆瞥了清华一眼,从后者手中拿过记录板翻看数据,然后快步走到线路盘错的机器和培育箱前,把连接胎心仪的巨大耳机套在了头上。

实验室里再一次安静下来。清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北大微微垂着眼帘,额前的碎发随着他的呼吸轻轻地晃动着。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又或许也只有十几秒钟——北大有点茫然地抬起头看向前方:“……这就是……胎心音?”

“……我……不确定。”

“……我也没听过。”

“……”

这可能什么都不意味着,也可能真的意味着什么。有那么一瞬间北大的表情有点扭曲,金属质感外壳的巨大头盔下他的脸显得有些不自然的潮红,喜悦与猝不及防纠结又可笑地绞扭在一起,让他的眉睫不断颤动着,眼神时而飘忽时而凝滞。北大几乎无意识地翻着手里的记录表,清华的字迹在某处骤然截断,墨水凝成一个不大不小的点,欲言又止地被后面潦草续上的几个数字拽着飞升上天。

“……可以观测到毛囊形成,”清华仓促而欠缺条理地补充着,“所有主要器官基本开始顺利发育,并且肢体部分有细微的自发运动……所以大概……”

“……已经……”北大不自觉地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已经——

——“……可以被叫做胎儿了。”


他看向清华的神情非常奇特——后者并没有比北大好到哪里去,仿佛更是被什么击中了一般无法立刻做出反应,整张脸似乎都在致力于传达着“情况过于复杂无法处理表情”的状态。他大概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似乎又想说些什么。真奇怪,清华想,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但是又有什么不对呢?

“……是的。”清华说,“我们……可以投篇文章了。”

——这大概不是清华真正想说的,北大想。但是也可能就是真的。他们真的可以发一篇重量级的文章了,如果之后一切继续顺利发展——那家伙永远这么现实。然而就算没有,他们也已经走到了世界从未走到过的地步。实验室人造胚胎发育进入胎儿期阶段!尽管只能算是初期,并且比在母体里经历了更多的发育时日,但是目前看起来一切良好,顺利的话再过数周他们可以更乐观——

“……给他起什么名字?”北大突然问,然后几乎立刻惊吓到了自己。

还早。然而这个问题似乎已经足够震动实验室里的另一个人。清华看起来又了然又迷惑,一边蹙起眉头一边却又忍不住牵动唇角。他看着他,在仪器安稳的滴滴声中,在冰冷又温暖的实验室恒温环境中,在听不到又仿佛一直听得到的心跳声中,沉默了一会儿。

“……我们十周之后再讨论这件事情。”他说,一边看着北大终于取下了耳机,眼神无限温柔。


评论(16)
热度(42)

© 尔雅冰台 | Powered by LOFTER